主页 > 中国老年体协 > 正文

贝钧奇石骨铁硬宁波话叙乡情 愿甬港两地青少年

来源:网络整理  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8-22 04:58

贝钧奇石骨铁硬宁波话叙乡情 愿甬港两地青少年

  贝钧奇(右)会见乒坛元老傅其芳的女儿(左) (林海摄)

  “我是宁波人,5岁从宁波移居香港,现在宁波话讲得蛮好。”在香港青少年体育交流团抵甬后的欢迎仪式上,香港青少年体育交流团团长贝钧奇笑着说。石骨铁硬的一口宁波话,引来场下观众的笑声。

  早年爱好体育

  贝钧奇,1950年出生于镇海大碶(今北仑大碶),5岁跟随母亲移居香港,在香港读书、工作,至今60多年。他的人生角色众多,从小学教员到海员,从专栏作者到无线电学校校长,从创业公司老板再到体育事业的积极推动者,跨度之大,超乎一般人想象。贝钧奇目前担任着香港体育协会暨奥林匹克委员会副会长、香港足球总会会长、公民体育会主席、愉园体育会会长、香港健美总会会长、香港体操总会会长、香港泰拳理事会会长、中国香港柔道总会会长、香港体育专业人士协会会长以及香港体育记者协会副会长、香港篮球总会副会长。之所以有这么多的头衔,是因为他对体育的热爱是发自内心的。“我这一辈子,经常讲的就是两句话:运动产生力量,生命在于奉献。”贝钧奇这样说。

  他早年在汉华中学读书时,受到一位英语补习老师的影响,爱上了打篮球及登山旅行,还加入了一支登山旅行队,每周日去香港郊区跑山,凤凰山、大帽山到处留下他的足迹。“那时候学校也有‘德智体全面发展’的要求,我15岁就加入了公民体育会,参加健美班的训练,对体育的爱好从那时就开始了。”他说。公民体育会作为香港一个有名的体育社团,培养了容国团这样的优秀乒乓球选手,后来容国团回到内地,在国家乒乓球队的培养下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个世界冠军,在中国体育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笔。

  1968年,从汉华中学毕业后,贝钧奇先去树人小学当了三年教师,教体育课、英语课比较多。课余时间他就自学无线电的技术,晚上还去公民体育会的健身房锻炼身体。1971年,贝钧奇辞去教师的工作,踏上了“船王”董浩云旗下的远洋轮,成为一名轮船上的电报员。“船员的生活比较枯燥,但我在轮船上设法搞到了健身设施,找轮机房的工人师傅做了简易单杠,又做了杠铃和哑铃;听说船上的大副会空手道,我就跟着他一起锻炼,这样生活就充实了。”贝钧奇说。每到一个港口,船员有了休息时间,他就去当地博物馆游览,轮船开到哪里,他就参观到哪里。这样,贝钧奇有了“免费”周游世界的机会:乘着远洋轮,他一路行至基隆、高雄、仁川、神户、大阪、东京、纽约……从伦敦到布鲁塞尔,从约旦古城到南非好望角,各地的名胜古迹、博物馆均留下了他的足迹。

  后来,受同学陈浩泉及好友张初的邀请,他先后在《香港商报》《晶报》旅游版撰写专栏稿件,世界各地的民俗与风光通过他的笔呈现在读者眼前,他的作品深受香港读者喜爱。后来,他将自己的佳篇集中出版,《航海散记》《人在旅途——海员看世界》两本书成功问世。“那时候没有手机更没有微信,发电报也很贵,一个字一美元,我就一次性写下二三十篇,待轮船停靠港口时邮寄给报社。有一次在埃及开罗时由于所托非人,把稿件给弄丢了,报社还专门来电索要稿件,此事记忆犹新。”贝钧奇感慨地说。

  事业完美转型

  20世纪70年代末,中国开始改革开放,一时商机无限,贝钧奇敏锐地意识到了香港建筑行业发展的前景,于是走上了创业之路。1987年,他创办亚联装饰工程有限公司,涉足建筑装饰行业。作为跨界选手,困难重重的他付出了比同行更多的努力。他不仅废寝忘食地钻研专业知识,遇到问题主动向前辈请教,而且聘请了专业团队提升服务品质。在用心经营之下,公司迅速赢得了口碑,贝钧奇也实现了个人事业的完美转型。

  事业发达之后,贝钧奇把更多的精力投向了体育事业。他先后资助香港的众多体育赛事,并应邀担任多个协会的领导职务。2014年,港体协暨奥委会举行第63届周年大会,身为香港柔道总会和健美总会会长的贝钧奇成功当选副会长,成为香港体育界的领袖人物之一。

  多年来参与各类体育协会,贝钧奇最大的心愿就是培养更多的体育人才,推动体育精神的传播,推动全民健身运动的发展。“2008年北京奥运会女子柔道52公斤级比赛金牌得主冼东妹,在她18岁第一次参加北京全运会时我便关注了她,后来她一路从全运会冠军成为奥运会冠军,现在是中国柔道协会主席。而在雅加达亚运会上拿到跳马金牌的石伟雄,是香港体操史上首位连续两届在同一项目中夺得金牌的运动员,我是看着他一路从学校、从湖南体操队成长起来的。看到他们如今取得的成绩,我非常开心,为他们自豪。”贝钧奇先生感慨道。而他们的成名,不仅是对那些虽然当下无名但仍坚持训练的队员的鼓励,更是对全民健身运动的推动,让更多人看到体育的魅力。

  推动体育交流

相关文章
频道精选
新闻
焦点
新闻报导
场馆推荐
社区俱乐部